当前位置:首页 > 记者之家 > 传媒瞭望 > 正文 >

野保法修订,听听他们怎么说?

2020-03-09 15:25来源: 中国环境新闻编辑:雪儿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拟将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对于伴侣动物,野生动物保护法是如何规定的?是否禁止动物表演?如何加强对电商平台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监管?以中医药为用途的野生动物是否能得到保护?如何看待“人兽冲突”?
  全国人大代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章程委员会委员蔡学恩、阿拉善SEE基金会秘书长张立、自然之友总法律顾问刘金梅、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主任赵翔、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理事长宋大昭近日进行微博访谈,接受网友提问,深入探讨了上述话题。
  焦点一:伴侣动物是否在保护之列?
  伴侣动物又称为“宠物动物”,是指被人类驯化、能够和人们进行情感交流、给人们带来快乐的宠物。
  猫狗是很多家庭的伴侣动物,从情感和伦理上食用猫狗对部分群体来说难以接受。很多狗肉餐厅为了降低成本,供应给食客的狗肉都来自于捕杀的流浪猫狗。这些肉制品在其制作、加工的过程中没有经过严格的检验检疫和食品检测,可能会给公共健康和安全带来极大的风险甚至危害。
  《野生动物保护法》针对的保护对象是野生动物,也就是未被人类驯化的生活在野外的动物。猫狗等伴侣动物目前不属于其保护范围,相关法律法规还没有系统的规定。
  近年来,宠物市场出现了新的“亮点”,如蜘蛛、蜈蚣、仓鼠、蜥蜴、变色龙、蛇、和其他“替代宠物”这似乎与人们传统印象中对宠物的定位不一样。对于这些选育物种可否进一步规范购买途径,还是直接禁养?宋大昭认为,在野保法修订中,这些物种饲养是否能够使合法化、规范化,则有待于各方专家的协商与参与。
  同样,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还没有涉及马戏团的动物表演问题。对此,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和保护组织在呼吁制定动物福利立法或防止虐待动物法,真正尊重野生动物的生存权利。
  焦点二:对网络上的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如何加强监管?
  很多网友反映,在电商平台上存在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情况。如何加强对电商平台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监管?蔡学恩认为,对于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来说,首先要强化平台内经营者的主体身份登记、核验及公示义务。其次,加强平台商家商品发布的监管。同时,平台应该建立简便易行的投诉举报机制,鼓励用户对违法销售野生动物的行为进行举报。
  一些网站发布、传播捕猎视频,公众由于不清楚视频发布者具体位置,也不知该向哪个部门举报。 按照现有《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这类行为涉嫌违法,公众可以向市场监督部门举报。
  东北地区盗猎严重,年年清理猎套,却年年“新长出猎套”。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在开展动物保护的过程中发现,对于本地的盗猎分子而言,放猎套的成本远低于执法人员、志愿者去清套的成本。宋大昭认为,如果不针对野生动物贸易行为进行执法,不去打击收购、贩卖野味的人和餐馆,仅仅是清套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下套子的现象。“《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强调加大惩罚力度,这会是一个改善现在执法环境的有力措施。” 宋大昭说。
  乡镇、县城往往存在着本地化的野生动物盗猎-收购-销售一条龙产业链。通常有贩子前往各个村收购野味,然后再卖给各种类型的小饭馆。
  对待这种非法盗猎行为,宋大昭认为,森林公安部门应严厉打击散布在各个村的盗猎户;工商、防疫等部门对饭馆的经营进行严查,一旦发现有野味售卖,严惩并顺藤摸瓜查清供货环节。同时,公众应该积极举报售卖、盗猎的人员和店家。
  张立认为,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普法宣传工作在大城市做得比较多,但是在乡村相比还相对薄弱。这为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和民间组织提出了新的目标,应该加大在边远地区城镇乡村普法宣传力度。
  赵翔认为,从社区治理以及社区参与保护的角度,应该多做一些工作。社区为什么要盗猎、为什么要售卖野生动物,一种情况是经济利益的刺激,还有一种情况是野生动物肇事(破坏庄稼)导致的报复性猎杀。
  “我们要意识到,和野生动物比邻而居的社区,终究是野生动物保护的最后阵地,我们要加强执法,从外部堵住滥捕乱猎渠道,也需要进入社区,了解一个社区的前世今生,与野生动物的‘爱恨情仇’。” 赵翔说。
  焦点三:野生动物保护如何科学确定边界?
  自然环境中的梅花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猎捕会受到法律严惩。但由于人工繁育技术成熟,在一些地方,人工养殖梅花鹿已成为新产业。近年来,野生动物养殖产业成为不少贫困山区的一个重要经济来源,央视农业频道也曾报道过一些农民依靠合法正规的野生动物养殖脱贫。
  《决定》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后,如何结合野生动物资源属性,科学合理利用野生动物成为新的课题。蔡学恩建议,在依照《决定》建立禁止食用野生动物“黑名单”的同时,对于经科学研究或检验检疫发现存在潜在公共安全危险或生态威胁的野生动物,及时纳入“黑名单”,禁止猎捕、运输、使用。同时,发挥好“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调整作用,建立野生动物种群的动态调整机制。例如,对于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野生动物的人工种群,经严格科学论证,可以食用的,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纳入一般畜牧业常规养殖管理体系下,建立防疫、检疫机制,不再视为野生动物管理。
  与“黑名单”对应的“白名单”,即允许商业性人工繁育和利用的物种名录,《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正在向社会征求意见,以探索“白名单”形式确定可食用动物范围。这种方式对地方而言更加具备可操作性,对社会公众而言也清晰明确。
  自然之友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建议,设立独立和公开的科学委员会,指导监督相关配额制定、名录设定和更新调整等专业性问题,保证其科学性和中立性。
  为遏制国际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势头,张立建议,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在国内法的制度设计方面,应强化相关国际法的衔接,加強与各国执法机构的协调。
幸运快三手机版   如鲨鱼和墨西哥石首鱼因为国人对部分珍馐的趋之若鹜,而出现种群数量减少的现象。海洋野生生物的保护是否加入野生动物保护范围?自然之友认为,目前讨论的范围主要针对陆生野生动物,水生生物包括海洋野生动物涉及的不是很多,但是实际上面临的威胁却很大,“我们期望能够通过这次修订,引起对水生生物和海洋生物保护的关注。” 刘金梅说。作者:陈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