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记者之家 > 环保记者名人堂 > 正文 >

我国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不断推进

2020-02-25 10:13来源: 人民日报编辑:雪儿

金沙滩森林公园全景。

  秦日栋在右玉荒山造林现场。资料图片

  呼归石花阶公园景色。重庆市南滨路管委会供图

   伴随着春天的脚步,从辽阔的北国到温润的江南,从沙漠戈壁到城市乡村,各地又迎来了国土空间绿化的时节。经过几十年的绿化,我国森林面积、森林蓄积量持续增长,目前人工林面积居全球第一,我国对全球植被增量的贡献比例居世界首位。这背后,既有辛勤的汗水付出,也有精细的科技管护,更有热情的全民参与。
  在新疆洛浦县,种了十几年树的陈刚,欣慰地看到生态农业科技园的10万亩绿洲不仅遏制了沙漠侵袭,还带动了村民脱贫;在山西,50岁的秦日栋再也不用担心春天会带来漫天沙尘,林场18万亩森林牢牢锁住了绿色;在重庆,颜雪梅家楼下的荒坡变成了一个小花园,美观实用。他们,是国土绿化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通过千千万万普通人的努力,我国的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得以不断深入推进,我们的生活环境也变得更加美好。
  ——编 者
  造林数量增加、质量提升
  从黄风摆浪 到松涛起伏
  本报记者 乔 栋整理
  讲述人:山西桑干河杨树丰产林实验局职工秦日栋
  我叫秦日栋,今年50岁了。我所在的林场叫金沙滩林场,属于山西省桑干河杨树丰产林实验局,种植面积18万亩,地跨应县、山阴、怀仁、浑源四县,位于雁北同朔地区。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时,连片的荒山里,偶尔才会出现一片小叶杨。但属于林业人的黄金时代很快就到来了。“三北防护林”“天保工程”等国家绿化工程启动后,我们的造林任务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每年几千亩增加到数万亩,管内的18万亩很快栽种完毕。近几年,我们又搭上了生态扶贫的快车,输出造林技术,帮助绿化周边县域范围内的荒山。比如在右玉,我们每年就负责栽种7000多亩。
  这20年,造林数量上来了,质量也在不断提升。尤其是2008年以后,对这里该种什么品种、品种之间如何搭配,大家有了更加科学的认识。起初,我们为了追求快速覆盖,普遍栽种好成活的“小老树”,但现在,我们开始做减法,适当地间伐,针阔叶和灌木搭配起来,目的就是为了让树不仅长起来,还要长得好、长成材。
  这里原来有句话叫“黄风摆浪”,形容春天起风时漫天沙尘的场景。可今天的金沙滩,春天风沙大为减少,一年四季各有风景。夏天时,到黄花梁森林公园,坐在山坡上,凉爽的风轻轻拂过,松涛起伏,让人愈发敬畏自然的伟大。
  对我而言,30年的绿化历程,也是人心沉淀的过程。从跨过雁门关开始,一路往北,都留下了我们奋斗的足迹。这些年,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山上,不是种树就是巡护,对这山里的一草一木、走兽飞鸟,慢慢地都有了感情。有过由荒到绿的跨越,方知眼前一切得来不易,更要珍惜。
  沙漠戈壁建成生态农业科技园区
  苦干加巧干 治沙又致富
  本报记者 韩立群整理
  讲述人:新疆洛浦县生态农业科技示范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陈刚
  我叫陈刚,今年47岁,在新疆洛浦县生态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工作。春天到了,眼下除了防控疫情,我们也开始忙着做树木养护了。
  洛浦属于新疆和田地区。在和田,县城基本都在一条线上,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南沿、昆仑山北麓的315国道。新疆有句话:有绿色的地方就有人。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时断时续的绿洲,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以前,我没想到自己会成为种树的人,更没想到一种就是十几年。但我感觉特别值。我所在的单位原来叫林管站,成立时我就来了。这里离县城大概20公里,是一个风沙“策源地”。沙包有的十几米高,经常刮五、六级大风。沙尘暴一来,大白天二三十米内也看不见人。一年有七八个月的沙尘天气,年降水量不足40毫米。
  当时提出在这儿种树,很多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草都不长,树怎么能活?
  路是人走出来的。只要条件允许,前人没干过,后人怎么就不能干?从考察学习、专家论证到小面积实验、科学规划,2012年春天,县委县政府一声令下,各族干部群众20多万人展开会战。大家早出晚归,拖拉机、毛驴车齐上阵。一个馕、一壶水就是一顿饭,许多人甚至晚上睡在工地上。每年春秋两季,一季干一个多月。
  修路、打井,推沙包、拉滴灌。先种耐旱的红柳、胡杨、梭梭,然后外围种速生的杨树,再种红枣、核桃、管花肉苁蓉、花椒等经济作物。几年过去,沙丘绿起来了,风沙小了。红枣、花椒等卖了钱,农民收入也多了。
  现在,原来的沙漠戈壁上,已经建成了生态农业科技示范园区。这片绿洲长约12公里、宽约5公里,有10.2万亩。在这里,建起了脱贫搬迁易地安置村,还建了温室大棚等设施农业区和畜牧养殖区。
  日子在一天天变好。每天看着成片的林带、新建的村庄,看着人们安稳的生活,回想当年的荒凉,感觉真是实现了美梦一样。治理风沙,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值,好生态是汗水换来的。
  加强城市边角地绿化治理
  绿化坡坎崖 精绣山水画
  本报记者 刘新吾整理
  讲述人: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街道居民颜雪梅
  我叫颜雪梅,家住在长江边上,推开窗户,就能看到开阔的江景。相比看江景,我更喜欢去楼下的公园走走,花开时节姹紫嫣红,好看得很。
  以前,楼下可不是这样。重庆是个山城,原来小区旁边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坡,有时还有人乱丢垃圾,臭臭的。邻居们不满意,向社区反映。
  去年夏天,有施工队来清理荒坡。不久,南滨路管委会的一纸告示,让大家喜上眉梢:这里要建呼归石花阶公园!
  妈妈听说这事以后,出门时,经常会去看看施工进度。虽然现在因为疫情防控需要,公园还没有完全开放,但已经能看到荒坡大变样了。陡坡仍在,草坪、花丛和灌木错落有致,绿意盎然。一条水道穿园而过,下雨时,形成水潭,像串珠一样。
  年前,有朋友来家做客,发现了楼下的“后花园”,拍了好多照片,夸我买房会挑地方。其实,我注意到,这两年不光我们小区多了“后花园”,重庆很多地方都在这么做。看新闻上说,重庆在做城市提升行动计划,要把主城区300多个坡坎崖都美化起来,栽上花、种上草,变成绿地。再过两年,要基本实现“推窗见绿、出门见景、四季见花、处处花香”。
  这个思路,我举双手赞成。重庆山多坡多,不方便建设,很多坡坎崖都荒着,或者一堆杂草,就像头上长块斑。现在好了,荒坡变成公园了。
  公园除了美观,还很实用。花草树木栽上后,空气更新鲜,水土也能更好地保持。以后吃完晚饭,我们可以去散散步、看看江景。过些时候,外地朋友如果过来,我一定要带他们去转转,自豪地对他们说:“勒(这)是山城!”
  制图:蔡华伟